卫计委全面叫停互助献血,今天起,消灭血荒只依赖于陌生人的善意

卫计委全面叫停互助献血,今天起,消灭血荒只依赖于陌生人的善意

马路边可见的“有偿互助献血“广告 图/来源于网络

血贩子们活跃在各种血液病患者群众中,每一个新客户都由老病号介绍而来,他们熟练地询问对方的病情、所在医院和主治大夫的姓名,再去联系愿意有偿献血的“血人”。

周勇所在的医院,血贩子们有自己专属的地盘,走廊边上,或者输血科门外的拐角。拉人询问的时候,也非常直接,“全血还是血小板,什么型?”最嚣张的时候,血贩子会直接把“血人”按照血型排成四队,再把患者家属拉到队伍前面。“你是A?那你上这队来!”

为了消灭这一状况,北京市停止互助献血也被提上了日程。2017年11月底,北京市卫计委曾组织多家医院召开了一次会议,并在会上宣布,北京要在2018年3月31日之前叫停互助献血,这也是国家卫计委设定的时间节点——除极个别边远地区以外,全国要在2018年3月底之前全面取消互助献血。

阵痛期

在北京航天中心医院向北京市卫计委提交的那份《无偿献血请愿书》上,除了对巨大用血缺口的阐述,还有该院108名医生和护士的签名与手印,他们请求“医护人员积极互助献血为我院患者使用”,以及,“在我院建立采血小板的采血点”。

由于单采血小板需要从献血者体内抽取血浆,分离出血小板后再将其他成分回输,因此,对献血人和献血地点的设备要求极高,全北京只有马甸桥红十字血液中心、通州、密云、延庆四个采集点,其他流动献血车只能献全血。

2月9日,王静波顶着大风把这份请愿书送到了北京市卫计委,在她看来,在这个取消互助献血的阵痛期中,这种院内互助的方式是为数不多的解决方案。

卫计委全面叫停互助献血,今天起,消灭血荒只依赖于陌生人的善意

北京航天中心医院向北京市卫计委提交《无偿献血请愿书》 图/来源于网络

请愿获得允准后,北京航天中心医院血液科的医生和护士开始自发为患者献血。两天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也争取到了院内互助的机会。

这两家医院的病人家属迅速成立了400余人的献血互助群,但能够参与院内互助的名额有限,北大人民医院为每天20人,其中血液科名额18人,儿科2人。后来,因为很多人不符合献血条件,报名额度被放宽到40名。按照规定,这两家医院团体无偿献出的血小板,将由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返回本院使用。

但与互助献血不同,院内互助无法指定到个人,所谓“优先使用”只能建立在病情需要的基础上,简单地说,就是谁的数值更低、谁的病情更重,谁才可以优先使用到院内互助的血小板。因此,家属在报名参加院内互助时,并不能保证自己的捐献会使自己的亲人受益,但即便如此,报名仍几乎不需要号召,群里每天上午10点开始统计第二天的报名,急等着救命血的家属会在十几分钟内报满名额。

与此同时,北京从全国各地调剂血小板的新闻也不断传来。截至2月底,北京市卫计委从河北、山西、湖北、湖南等省向北京调剂了800余单位的单采血小板。山东等其他省份仍在陆续调入血小板和红细胞。

尽管状况有所缓解,但巨大的用血缺口依然存在。根据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3月10日提供的数据,春节后两周共发放血小板2914治疗单位,日均208治疗单位。而这些血小板,要供给全市176家医院使用。

3月13日下午,北大人民医院输血科窗口内,是四五条抢着把化验单伸进来的胳膊,还有十几个等在窗外的患者家属,而医院的用血规则依然是“拼血”——比拼谁的数值更低,病情更重。

“没人献血,我也没办法啊!”输血科的工作人员反复解释。数值在10以上的病人家属直接被劝了回去。等待的十几个人中,有5人需要B型血小板,而当天的门诊只有两个B型血小板。大家像是出牌一样报出自己的数值,“1,4,6,8,10……”一番比拼之后,数值为“6”、排名第三的家属脸上写满了失望。

卫计委全面叫停互助献血,今天起,消灭血荒只依赖于陌生人的善意

院内互助因为管理严格,能够杜绝血贩子参与其中,但家属们也在进行另一种形式的“互助”。巨额的治疗费,让不少家属在自家病人暂时安全、别人需要用血时可以帮忙“无偿”献血,血贩子卖800,他们卖600,“别找血贩子,我这里便宜些。”

血贩子也依然存在。“27号文件”颁布之后,病人家属一度集体抵制向血贩子买血。“颁布政策就是被这些人害的,不是走投无路,谁乐意高价买血?”张爱兰说。但仍有血贩子每天在群里打广告、添加家属的微信。

无法争取到院内互助的名额、或者所在的医院无法院内互助时,患者家属们仍然会找到血贩子——

“能弄到AB板吗?”

“只要提前一天订。就能弄到。”

“那能保证输给我的家人吗?”

“这个保证不了。但是你不买,那肯定没有。你买了,还有分到的可能。”

仍然有家属出钱给血贩子去买不知道会献给谁的血小板,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好歹增加了献血量,而总量的增加,也会使他们得到血的几率更大一些。

陌生人的善意

血荒期间,有多位医生先后在微博上呼吁公众去无偿献血,尤其是单采血小板。发声的同时,医生们也率先挽起袖子做了示范。

让移植仓内的病人做好最坏打算的赵云献了一个O型血小板。微博红人、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医生阿宝也在春节期间捐献了血小板,同一天,他还遇到了来自宣武医院的同行。春节过后,前往北京市血液中心无偿献血的人数也有明显增多。

卫计委全面叫停互助献血,今天起,消灭血荒只依赖于陌生人的善意

只是,一时的热情解决不了血液科病人长久的用血需求。

“27号文件”在颁布时,也提出了一些长久的解决方案,比如将临床用血医疗机构的自体输血率提高到30%,这是一种在手术前存储患者自己的血液,需要时再回输给患者的方法,在澳大利亚和美国,临床用血自体输血的比例已经占到80%-90%。

此外,人工造血的技术也被看做是在未来消灭血荒的重要手段。但无论是自体输血、还是人工造血,从意识普及到技术完善仍需假以时日。因此,目前,想要彻底消灭血荒,唯一的办法只有提高公民的献血意识,让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相信并愿意无偿献血。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2011年时,中国无偿献血人数仅占总人口的0.9%,远远低于同期美国日本及欧美等其他国家平均水平。美国同期的无偿献血率是6%、日本是7%。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当这个数值达到1%~3%才能满足该国基本的供血需求。

由于人口基数过大,以及“互助献血”的存在,我国的无偿献血率一直提升得很缓慢。从2011年到2014年,三年增幅只有0.05%,2017年,这一数值首次突破1%,达到1.05%,终于及格。

早在2011年全国大面积出现血荒时,搜狐网就做过“中国人为什么不愿意献血”的调查,排名前几位的原因中有常识的问题,例如献血是否会影响健康,是否安全;也有对用血制度的不解,“为什么是无偿献血、有偿使用?”对于这一点,来自官方的回答是,公民在临床用血时缴纳的费用,并不是血液的费用,而是用于血液采集、储存、分离、检验等环节的成本费用。

所有原因中,最难以解决的是信任,有相当一部分参与调查者表示,用血信息不公开、献血利益得不到保障等原因,会导致他们不愿意无偿献血。

近几年,无偿献血的普及一直在这种信任的博弈中艰难推进。其中,武汉和深圳的经验或许值得很多城市学习。

尽管取消了互助献血,但武汉的全血和成分血供应仍十分充足。“单采血小板本市用不完,还可以送到上海去用,武汉自己也是医疗重镇,病人也很多,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血液问题独立观察员杜向军在接受“丁香医生”采访时如此总结武汉的成功经验,“一方面是宣传教育、培养志愿者团队,还有就是考虑到与全血捐献相比,血小板捐献在时间和路程上的成本较高,给予适当的物质补偿。”

深圳作为全国极少的几个从未推行过互助献血的城市,60%的血液、100%的血小板都来自定期捐献者,而做到这一点依靠的则是不断完善制度保障献血者的利益。

按照国家卫计委的计划,2018年3月31日,也就是昨天,便是互助献血全面停止的时间,而从2018年4月1日、即今天起,除个别边远地区外,我国几乎所有医疗机构的临床用血将全部来自于公众自愿自发的无偿献血。

对于无偿献血,信任危机仍然普遍存在,而现实的危机则更加严峻,在烧伤科医生阿宝看来,最根本的解决方法仍是来自陌生人的善意,“我们不能等世界完美了再去善良,我们应该用自己的善良去让这个世界完美。”

尽管这种想法透露着一种“不合时宜”的天真,但如果想让血荒不再出现,这似乎又是我们每个人唯一能做到的事——一边拿出信任、交付自己的善意,一边期待它不会被辜负。

(文中周勇、张爱兰、周云均为化名 / 除特别标注外,文中配图均来源于视觉中国)

划重点关于无偿献血,你需要知道的几件事:

无论是献全血还是献血小板,都不会影响健康

正常人体总血量约占体重的8%左右,一个50公斤体重的人,约有血液4000毫升,一次献血200-400毫升,对健康并无妨碍,且血液本身具有旺盛的新陈代谢能力,献血后反而会刺激人体造血功能更加旺盛。以血小板为例,捐献后在48~72小时内即可恢复到捐献前水平;

两次单采血小板的间隔期仅需14天

比起两次全血捐献的间隔期需要半年,单采血小板的恢复则要快得多,一次捐献后,只需半个月,即可进行下一次捐献。此外,如果在献全血之后单采血小板,需要间隔3个月,而单采血小板之后献全血,则需要间隔28天;

血小板不是你想献,想献就能献

捐献血小板的条件更严格,对捐献者的身体要求更高。除了常规检测,血压、心率、血小板计数、白细胞计数、红细胞压积等都要符合捐献条件。此外,单采血小板需要到指定的血液中心或血站捐献,并需要提前预约;

献血小板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耐心

通常,一次全血捐献仅需5到6分钟,而由于需要在献血者输出的血液中分离出血小板,并将其他成分输回献血者体内,一次血小板捐献的时间一个小时至一个半小时左右。因此,需要献血者有更充裕的时间和更多的耐心;

捐献血小板非常安全,不会感染疾病

在捐献血小板的过程中,捐献者的血液都是在无菌密闭的管路中循环和分离,血液分离机的操作是全自动化、电脑程序运作,且每次使用的都是一次性耗材,因此不会造成交叉感染,且整个过程都会有专业的医护人员全程护理。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本文链接地址:http://eu10.net/index.php/2018/04/01/%e5%8d%ab%e8%ae%a1%e5%a7%94%e5%85%a8%e9%9d%a2%e5%8f%ab%e5%81%9c%e4%ba%92%e5%8a%a9%e7%8c%ae%e8%a1%80%ef%bc%8c%e4%bb%8a%e5%a4%a9%e8%b5%b7%ef%bc%8c%e6%b6%88%e7%81%ad%e8%a1%80%e8%8d%92%e5%8f%aa%e4%be%9d/

你也许会喜欢与本文相关的:

《愛回家》演員出席植樹日 呂慧儀帶蟹籽植樹教環保

《愛回家》演員出席植樹日 呂慧儀帶蟹籽植樹教環保

文章

劉丹、單立文、 湯盈盈、滕麗名與呂慧儀等《愛回家 之 開心速遞》演員往西貢出席「郊野公園遠足植樹日2018」,呢日長腳蟹呂慧儀帶埋「蟹籽」黃柏翹植樹,活動健康之餘仲可以教小朋友環保的重要性,好有意義!...

铁鞭能当百万兵?看看故宫博物馆的清代皇室战鞭就知道了

铁鞭能当百万兵?看看故宫博物馆的清代皇室战鞭就知道了

文章

鞭是中国古代常见的短柄钝击武器,多为铜铁所制,其装具和外观与刀剑大体相仿,但鞭身(即鞭的打击部位)是一根细长的棍棒,而非和刀剑一样的利刃。 鞭身多为铜铁所制,也有使用硬木制作的。其截面有圆形...

鍾景輝獲頒舞台劇「終身成就獎」

鍾景輝獲頒舞台劇「終身成就獎」

文章

《第27屆香港舞台劇獎頒獎禮》昨日(18日)晚上於香港大會堂舉行,人稱King Sir嘅鍾景輝獲頒「終身成就獎」。頒獎前播出King Sir的專訪,回顧他投身演藝界68年的點滴,更分享他在幼稚園扮「羊咩仔」到在培正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